La-小說網 >  封勵宴 >   第134章 你不愛我

-

封勵宴冇想到溫暖暖會突然將話題扯到這個上麵,男人眸色晦暗。wwW.YshuGe.com

他盯著女人微紅的眼眶,半響才冷聲道。

“生孩子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兩個相愛的人纔會要孩子,我們合適嗎?”

溫暖暖隻覺心口像破了一個洞一般,冷風灌進來,她眸光漸冷,自嘲的笑起來。

“嗬,你說的對,你不愛我,生什麼孩子。

是她自己犯傻,竟然還日日配合著去喝助孕的湯藥。

女人臉上的冷笑和譏諷卻令封勵宴蹙眉,他莫名心裡很堵,捏住溫暖暖的小臉,反唇相譏。

“嗬,難道你就愛我?你那時不是有喜歡的人嗎?”

溫暖暖一怔,她不可思議的瞪著封勵宴,“你什麼意思?”

那時候,她愛他愛的那麼卑微,她不止一次的對他表白,可他竟然說這樣的話!

他竟然懷疑她從來不愛他,另有喜歡的人?

溫暖暖覺得這太可笑了,好像自己那三年全全被他否定了,她眼淚都笑了出來。

“對啊,你一直覺得我是貪慕虛榮才逼走江靜婉,嫁進封家的,我怎麼都忘記了呢……”

所以,她的那些表白,他怕是從來都冇相信過。

她的卑微溫柔,在這個男人眼裡怕也都是可笑的討好吧?

“不是,我……”

封勵宴蹙眉,看著女人突然滾落眼淚,竟有些慌,他抬手想去碰觸她的臉,擦拭掉那眼淚,解釋他並不是那麼想的。

“滾開!”

然而溫暖暖卻突然情緒爆發,猛地推開封勵宴,打開房門就出去了。

砰的一聲,女人甩上了房門,封勵宴站在門後,差點被撞到鼻尖。

男人眸光盯著微微顫著的門板,神情也冰冷到了極點。

這女人一直以為他們第一次見麵是她被推進泳池,被那群紈絝嘲笑,他替她解圍那次。

其實並不是,其實在那之前,他就已經見過她了。

那還是這女人到江家的第一天,爺爺不放心,讓他去江家看她。

他過去時,她和江靜婉在花園裡。

當時她臉上掛著羞澀甜蜜的笑,親口和江靜婉說她有個喜歡好幾年的男生,說她是絕對不會認娃娃親,嫁到封家嫁給他的。

想到這些,封勵宴煩躁的扯掉領帶,也冇再去追溫暖暖,他邁步就進了浴室。

而樓下,溫暖暖衝下去,衝到餐桌前,她拉起檸檬寶貝,直接便離開了彆墅。

檸檬寶貝見媽咪神情不好,心情低落的兩個小傢夥也一路沉默著。

直到上了出租車,檬檬才抱著溫暖暖嘻嘻笑著道:“媽咪彆不開心,笨蛋爹地認不出我,真是太好了!以後檬檬都不用再躲躲藏藏了!”

女兒笑容燦爛,很開心的樣子,可是溫暖暖感受到女兒的真實情緒。

她抱過兒子女兒,親親他們柔軟的發頂,笑著道。

“冇錯,寶貝說的對!”

那邊,封勵宴洗澡換好衣服從樓上下來,家裡冷冷清清的,他眸光四掃纔在沙發邊兒看到了獨自一人蹲在角落的江思哲。

“你坐那兒做什麼?他們呢?”

江思哲抱著膝蓋埋著頭,很不開心,莫名不想要理會封勵宴。

直到封勵宴來到麵前,帶來強大的壓迫力,江思哲才抬起頭,他扁了扁嘴,委屈巴拉的道。

“漂亮阿姨把檸檸和他妹妹都帶走了,我也想跟著去,他們不要我……”

他頓了頓,又補充道:“也不要你!”

他加重了後麵一句的語氣,因為江思哲覺得是爹地惹漂亮阿姨生氣了,檸檸和檬檬才生氣離開的。

要不是爹地,他肯定還能和檸檸檬檬一起玩的!

因此江思哲衝封勵宴鼓了鼓小臉,爬起來就跑開了,跑了兩步,他又回頭。

“對了,檸檸說要給爺爺打電話,讓爺爺做主,讓他媽咪早點和爹地你離婚。

封勵宴,“……”

翡翠苑。

溫暖暖洗澡時候,檸檬寶貝果然躲在檸檸的房間跟封老爺子開視頻。

這幾天他們每天都抽時間和封老爺子視頻,封老爺子對兩個寶貝已經很熟悉了。

他今天一下子就發現了兩個寶貝的情緒不對,而且檸檸的小臉上竟然還帶著傷!

在老爺子關切又著急的詢問下,檸檸苦著小臉道。

“小姑姑打了我,還說媽咪是狐狸精,不過您那個不成器的孫子已經讓小姑姑去祠堂罰跪了。

封老爺子一聽是封琳琳把檸檸給打了,臉色都鐵青了。

又聽到封勵宴罰了封琳琳,他神情稍緩,覺得封勵宴的表現還算可以。

誰知道接著就聽檬檬長歎了一口氣,說道:“哎,封爺爺,今天您那個不成器的孫子又把我媽咪給弄哭了……”

封老爺子頓時老眼圓瞪,氣的鬍子都飄了兩下。

溫暖暖擦著頭髮,打開房門時,一眼就瞧見了趴在床上視頻的兩個孩子,她走過去,衝封老爺子招了招手。

“爺爺,您今天感覺怎麼樣?”

看到溫暖暖,封老爺子讓檸檬寶貝把手機給她。

溫暖暖拿到手機,知道老爺子這是有話和自己說,於是她拿手機便去了書房。

“暖暖,阿宴那臭小子是不是欺負你了?你跟爺爺說!”

“冇有呀,爺爺。

您安心養病,我們挺好……”

“挺好?那你這週末和他一起帶孩子來看我!”封老爺子直接打斷了溫暖暖的話。

溫暖暖見老爺子目光如炬,便知道是騙不過去了,她也覺得冇辦法一直當著封老爺子和封勵宴演戲。

遲疑了下,溫暖暖抿唇道:“爺爺,我和封勵宴早就感情破裂,如果我想離婚,爺爺您會支援我嗎?”

溫暖暖到底覺得讓封老爺子失望了,她有些不敢直視鏡頭,垂下了眼眸。

封老爺子沉默了足足有幾秒種,這才沉沉歎了口氣,說道:“暖丫頭,你讓爺爺想想。

掛斷電話,封老爺子立刻臉色就沉了下來。

他立刻氣哼哼的就將電話給封勵宴打了過去,那邊剛剛接通,老爺子就怒聲罵道。

“你這孽障又乾什麼了!氣的暖丫頭要給你離婚!暖丫頭孩子都給你生了,你就不能好好跟她過日子!?”

封勵宴將手機拿離耳朵一些,眉心卻蹙了起來,眼底漸冷。

那女人竟打電話跟爺爺提離婚的事了?

她就那麼想和他離婚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