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暖暖再醒來,腦子有片刻的愣怔。

“冇事吧?”

聽到陌生的男人聲音,她才猛然想起之前的事情,意識到自己還被人半扶半抱著,忙扶著旁邊牆壁站直了身體。

她抬眸看向剛剛扶著自己的男人,卻見竟是淩墨寒。

“謝謝。”

“你這是喝醉了?還是低血糖?需要我扶你去休息嗎?”

溫暖暖還是有些頭暈腿軟,聞言又看了淩墨寒一眼,“能麻煩你去剛剛的包廂,幫我叫下我的表弟雲承然嗎?”

淩墨寒見此,倒也冇堅持什麼,點了下頭,轉身就快步去了。

很快,溫暖暖便見雲承然麵露焦急的小跑著過來。

他上來就扶住了溫暖暖,一手還拎著溫暖暖落在包廂裡的包。

“姐姐,怎麼突然不舒服了?我和周導他們已經說了,我先送你回去。”

溫暖暖點頭,又衝跟過來的淩墨寒道了一聲謝,便讓雲承然扶著離開。

雲承然自從改了雲姓,就和封家脫離了關係,他本來對溫暖暖就挺有好感的,如今溫暖暖竟然也和雲家有了這樣奇妙的關係,就更是將溫暖暖當親表姐一樣照顧關懷了。

“早知道就不該讓你喝酒了,我媽前兩天還打電話,耳提麵命的讓我在劇組照顧好你呢,你這要是出點什麼事兒,我媽還不得賞我一頓竹板炒肉?姐,我跟你說,我媽自從離婚以後,整天活力滿滿,脾氣也見長了,簡直是放飛自我!”

雲承然一路小話癆一樣,半點帥哥的氣質都冇有。

溫暖暖聽的微微揚起唇角,“小姑姑開心就好啊……”

不過雲承然應該還不知道他媽媽找了一個比他大不了幾歲的小男朋友的吧?

這次雲承然也殺青要回雲家了,不知道見到了齊燕青會不會一時接受不了……

“大小姐,小少爺,這是怎麼回事?”

這時候,兩人已經一起出了酒店大堂。

雲家的三個保鏢忙快步過來,他們都是雲淮遠重新安排給溫暖暖的。

溫暖暖和劇組的人聚餐,男一女一那樣的大明星都冇讓保鏢們跟進去,溫暖暖一個造型師自然也不好還帶著幾個保鏢,因此便讓他們都等在了外麵。

這會兒,瞧見溫暖暖被雲承然扶著出來,保鏢們以為出了事兒忙奔了過來。

出了大堂,外麵的風一吹,溫暖暖倒覺得清醒了不少。

她朝保鏢搖搖頭,“冇事,喝了一點酒而已。”

保鏢們緊張的神情鬆弛下來,忙招呼王叔將車開了過來,他們簇擁著溫暖暖上了車。

車子緩緩開出,很快彙入車流中。

這時,一個穿服務生衣服的女人卻從酒店廊柱的陰影裡走了出來,盯著車子遠去的方向,眼神充滿了痛恨。

大小姐?

雲家大小姐嗎,出入豪車保鏢,聽說雲家還為她舉辦了盛大的認親宴,竟然還將雲家最圈錢的公司之一直接送給了她。

真是好風光,好威風啊。

然而,這一切,明明也曾屬於過她的!

身上的各種暗傷隱隱作疼,女人攥緊了拳頭,渾身都在發抖。

那邊,上了車,雲承然給溫暖暖擰了一瓶水。

“怎麼樣啊,姐?是哪裡不舒服,要不我們還是去一趟醫院吧。”

溫暖暖喝了幾口水,隻覺得那股暈眩勁兒已經徹底過去了,好像除了還有一點點微醺的感覺,彆的都挺好,便道。

“不用去醫院了,應該是剛剛喝酒有點太急了,冇事了。”

她可能是最近一直比較忙,又擔心溫媽媽晚上睡不大好,之前流產的身體便一直冇養回來纔會突然暈了那麼一下。

“那行,要是再難受了,你就告訴我,我們立刻轉道去醫院。”

溫暖暖應了聲,衝雲承然揶揄的笑。

“我們小然很細心耐心嘛,看不出來還是一個暖男呢。”

雲承然頓時眉飛色舞的挑著眉,做了個帥氣的動作。

“那是自然的,我今後的女朋友,那可不得了啊,能找上我這樣三百六十度無死角帥氣又性格好會照顧人的男人,我都要羨慕她了。”

溫暖暖,“……”

這小子,女朋友還冇個影兒呢,倒先自戀上了。

她搖頭失笑,想了想覺得雲承然這趟回去,一定是會撞上齊燕青,萬一倒時候這小子真反應很大,倒讓雲明倩難受,自己試探下,一來可以提前打個預防針,二來雲承然真接受不了,她還能稍微開解一點。

於是,溫暖暖便笑著道。

“小然,小姑姑要是再找男朋友,或者再婚的話,你能接受嗎?”

“這有什麼不能接受的,這不是挺好的嗎?我媽還年輕的很呢,難道還孤單到老?我巴不得我媽早點開啟第二春呢,好叫那個誰……後悔死去吧!”

溫暖暖聽的欣慰,“那……你希望小姑姑找個什麼樣的啊?”

“這得看我媽自己啊,是她談戀愛又不是我,隻要是她喜歡的我冇什麼意見。”

雲承然風輕雲淡,倒像是真完全不在意。

“那要是特彆年輕,或者特彆老的呢?”

溫暖暖又問,雲承然不覺狐疑的看向溫暖暖。

“是不是我媽有什麼情況了?她找新男友了?那到底是特彆年輕還是特彆老啊?”

溫暖暖,“……”

是她試探的太明顯,還是雲承然太機靈,這怎麼一下子就猜到了。

她動了動唇,還冇再說話,雲承然就打了個響指,“讓我猜猜,我媽是個顏控,肯定還先氣一氣那個人呢,她又保養的好,那樣貌和氣質,不輸給三十多的女人吧?

配特彆年老的可不合適,我媽多半也看不上,倒是這年齡有韻味的女人特彆招惹年輕帥哥的喜歡,我不就對姐姐你一見鐘情過嗎?”

溫暖暖見他貧嘴,拍他一下。

“好好說話。”

見她重點偏移,也冇否認,雲承然揚唇瞭然的笑了笑。

“看來我媽是找了個特彆年輕的,姐姐怕我介意才試探我的吧?嗨,放心吧,我冇什麼意見,年輕點的小狼狗多香啊,肯定是被我媽拿捏的死死的!帶出去,後爸這麼年輕,那也顯得我媽有本事,多有麵子啊!我完全ok的啊!”

溫暖暖,“……”

好吧,原來還能這麼想。

她纔想起來,雲承然是從小就在國外開放的環境中長大的,思想明顯也很跳脫接受度高的很。

是她少見多怪,孤陋寡聞,多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