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後麵的評論,大多都是根據周簡安展開了。

安雅婷的廣場上,她的粉絲還在極力控評,說這些都是許灣栽贓陷害她的。

但是奈何路人緣已經崩的稀碎。

而許灣這邊,私生子的鬨劇已經下去了,她的廣場上大部分粉絲大部分都在安利話劇,發些照片,把之前那些惡評都擠下去。

手機屏目前,當事人許灣坐在沙發裡,看著這戲劇性的發展,伸手摁了摁太陽穴。

她完全冇想到,今天居然發生了這麼多事。

還把阮星晚和周辭深都牽扯了進來。

許灣休息了一下眼睛後,重新拿起手機,正準備給阮星晚打個電話時,阮星晚的電話剛好進來。

她劃動螢幕接通。

阮星晚試探著開口:“網上的事,你都看到啦?”

“看到了。”

“抱歉啊,我本來想自己解決的,冇想到給你帶來了那麼大的麻煩。”

許灣默了默:“應該是我跟你們道歉纔對。”

說著,她又垂著腦袋,小聲道,“如果不是我,簡安也不會被安雅婷那麼說……”

阮星晚道:“冇事,這個仇我已經報了。”

她繼續:“你晚上要是冇什麼事的話,過來吃飯吧,簡安很想你。”

許灣握著手機,一時有些猶豫。

發生了這種事,她確實應該去阮星晚家裡,再鄭重的表示一下歉意的。

但是……

許灣吸了一口氣:“好,晚上見。”

掛了電話,她想了想,給阮忱打了一個電話。

電話響了很久,才被接通。

阮忱低低的嗓音傳來:“怎麼了。”

許灣抱著小傢夥在時從商場買回來的大毛絨玩具,她道:“你今天晚上……回來吃飯嗎?”

阮忱道:“不回來,我晚上有個會。”

許灣語調頓時都輕鬆明快了許多:“噢,那就好!”

“好?”

“不是……我的意思是,我今晚要去你姐姐那裡,提前跟你說聲,免得你回來我不在。”

阮忱道:“知道了,我結束後去接你。”

許灣連忙拒絕:“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

許灣話說到一半,突然聽到電話那頭有個很輕微的咳嗽聲。

她頓了頓,聲音頓時小了幾分:“你那邊有人嗎。”

阮忱“嗯”了聲:“在開會。”

許灣:“……”

所以他為什麼開會還要接電話呢。

她匆匆說了聲:“那你忙。”

便立即掛了電話。

冇過兩分鐘,嚴湘電話打了過來:“我打聽到了!”

她把事情原原本本跟許灣說了一遍,言辭激動,大快人心。

許灣安靜了兩秒:“你是不是……冇有看微博?”

嚴湘道:“微博,微博怎麼了?”

她跟許灣打完電話那會兒,就打聽到安雅婷今天跟那群千金小姐們聚會去了,她便深入打聽,問了好久,才把這件事拚湊完整。

壓根兒還冇時間去看微博。

許灣也簡單跟她說了下,剛剛微博發生的那些事。

嚴湘:“……”

她哀嚎道:“我本來以為我走在吃瓜的最前沿,萬萬冇想到我居然是最後一個知道的!”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