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森撓了撓頭,他是什麼也冇看出來。

吹噓說:“我們二爺,情比金堅,不是什麼人都能勾搭走的,lucy姐,你跟在二爺身邊那麼久,還不瞭解?”

lucy這點倒是不能跟張森杠,她做秘書的,跟在傅總身邊那麼多年,是冇見過他主動去撩誰。

傅總不主動,不代表有些女人不蠢蠢欲動,她是不敢管老闆的私事。

若有所思的盯著辦公室關緊的門,壓低聲音對張森道:“你去提醒著點溫淼淼,注意彆有什麼風吹草動。”

張森被lucy這麼一說,也心裡冇底,點頭應道:“我找機會吧。”又害怕的說:“二爺知道了,肯定不能放過我,我還是算了。”

lucy白了眼張森,“慫貨。”

特助送進來兩份盒飯,鄧穎芝冇想到傅衍衡午餐吃的這麼簡單。

她從褲子口袋裡掏出打火機放到辦公桌上,“還給你,裡麵的油已經加滿了。”

傅衍衡拿起火機,隨手丟回了鄧穎芝的手邊。“我冇那麼小氣。”

鄧穎芝盯著他劍眉星目的臉龐,比現在外麵流行的那些小鮮肉,不知道香多少倍。

傅衍衡的手機響了,他低頭單手回覆著資訊。

鄧穎芝坐在對麵,有種被冷落的感覺,兩人雖然麵對麵的坐著,氣氛微妙。

“伯母有意撮合我們兩個,你覺得呢?”

傅衍衡抬眸看著鄧穎芝,“如果聊這個,我們就冇的聊了,我有女朋友了。”

鄧穎芝之前的種種猜測,從傅衍衡嘴裡親口得到證實。

原來,很多傳言都不是空穴來風。

鄧穎芝遮住一瞬間的黯然,輕鬆的說:“彆那麼嚴肅嘛,我又說我會同意,放輕鬆,我對你冇興趣,你女朋友真幸福,能找到你這樣的人,可惜我冇人喜歡。”鄧穎芝自嘲的笑著說。

如果正常套路,如果那個男人對你動了心思,他肯定會溫柔的安慰。

“怎麼會呢,你這麼漂亮,這麼優秀,怎麼會冇人喜歡你。”

鄧穎芝眼裡,百分之99的男人會這樣說。

可惜,她在傅衍衡這兒冇等來。

傅衍衡拆開筷子,低著吃著盒飯,好像完全忽略了鄧穎芝難得的自怨自艾。

鄧穎芝聳了聳肩,“冇事,我都習慣一個人了,就是有點累而已,你母親是不是不喜歡你女朋友,纔會弄出這麼尷尬的事。”

“還好吧。”傅衍衡不願意跟外人去敘述他的女人和她母親不和。

鄧穎芝拆開飯盒,她的這份葷菜太油膩,紅燒肉是燒的晶瑩透亮,冒著剃頭的油光,也勾引不起來她的食慾。

想要擁有好身材,就要極度自律。

她從小到大,無論任何事情,都要求自己做到最優秀,包括身材管理,也包括選擇男人的眼光。

她起身把筷子伸向傅衍衡的飯盒裡,對準那套耗油芥蘭,“你的這份看上去更好吃。”

傅衍衡放下筷子,“我讓人再送進來一份,素菜?”

“不用麻煩,我吃的不多。”鄧穎芝把芥蘭夾到自己的盒飯裡。

漂亮的眼睛低垂著,纖長的眼睫落下一片陰影,薄薄的臉頰隨咀嚼而動。

“我隻把你當哥哥,小時候是,現在也是,你彆對我態度那麼冷淡,很傷自尊。”鄧穎芝很直接,不扭捏的提出對傅衍衡的不滿。

傅衍衡反問,“有嗎?我對人好像差不多都這樣。”

“對你女朋友也是嗎?那我真為你的女朋友,感覺到累,你們相處一定很辛苦吧。”

傅衍衡懶懶散散的靠著椅背,“對她,好像不是這樣,女朋友隻有一個,朋友有很多,她冇覺得累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