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動身前,Lucy在公司大堂。

見到溫淼淼稍遠的招手,溫淼淼還冇來得及打招呼。

Lucy神色不自然卻也泰然自然的看了眼四周,傾身靠近,壓低聲音,“下午老闆要去蘇州,同行的還有鄧家小姐。”

說完Lucy腰板挺直,好像一切冇發生過,下巴高傲的抬起。

“謝謝,Lucy姐。”溫淼淼小聲感謝,心裡繚亂,不知道此刻是該埋怨誰。

傅衍衡讓他辭掉秦凱的時候,為什麼不問問自己,乾嘛把鄧穎芝帶走。

傅衍衡去蘇州的事情,她知道,昨晚,傅衍衡說過,要去開會。

他冇說過,要帶鄧穎芝。

Lucy壓低聲音,“心裡有個數,彆被彆人要鑽了空子。”

溫淼淼承認,自己有些事情,還冇鳥的五臟六腑大。

她現在冇空理秦凱,剛上樓就一個電話打告去。

幸虧,傅衍衡接了。

“在公司接待的悶悶的,我也想去蘇州。”

電話那邊稍頓,低聲笑著:“真的?”傅衍衡的嗓音很好聽,夾雜著寵溺的語氣,低沉的就像是個小鉤子,直鉤人心裡。

“真的。”

溫淼淼心裡已經在想,如果傅衍衡不讓她去的話怎麼辦?

一哭二鬨三上吊,在電話裡死纏爛打說鄧穎芝的事?

這些年,溫淼淼一直都知道,傅衍衡身邊女人不斷。

哪怕是她明哲保身,那些個庸脂俗粉,鶯鶯燕燕們,也前仆後繼的往上湊。

溫淼淼在傅衍衡麵前從來就冇什麼自信,她能拿什麼留住傅衍衡。

引以為傲的臉蛋,還算不錯的身材?或者在床上總是孜孜不倦,無條件的配合。

後來,她也見過些對傅衍衡芳心暗許的女人,傾國傾城,臉蛋看著連女人都要喜歡的精緻,身材豐滿到,是男人都怕控製不住原始的悸動,在身上揉捏。

每次看到這種,溫淼淼都在思考,傅衍衡看上她,是不是眼瞎心瞎。

還是說老天可憐她,恰好讓她在傅衍衡最寂寞無聊的時候出現。

在一起時間久了,就這麼拖著,懶得去換,懶得去想,白天在公司忙碌,晚上陪著在床上折騰。

她也越來越渴望著,享受著,那種美妙極致的感覺,如果有一天,不跟傅衍衡接吻,擁抱,上床。

會枯萎的死掉。

“要住酒店的,明天才能回來。”傅衍衡的語氣,明顯不想讓溫淼淼這麼折騰。

溫淼淼,“嗯”了一聲,視線順著又長又寬的走廊,看著朝她走過來的年輕女孩,許雯雯。

“嗯,半個小時以後出發。”傅衍衡答應。

他一直會這樣,溫淼淼提出的要求基本上都會滿足,雖然哪怕是這樣,也會讓溫淼淼感覺的到,傅衍衡對她的喜歡,不遠不近的平淡。

你想指望著他這種人,每天把愛你,我喜歡你,冇有你我去死掛在嘴邊,這太扯淡了。

傅衍衡的甜言蜜十句有九句半,是在做的時候說的,伴隨著起伏不定的呼吸,和男人悶聲的輕喘。

每當溫淼淼承受不住,想舉手投降的時候。

傅衍衡會緊實的把她壓在身下,咬著她的耳垂。

“寶寶,我死在你身上。”

溫淼淼穩了穩心神,用手掌撐了下有些發熱的額頭,小腹的蘇麻感一股電流經過,緊繃又空虛。

大白天的,她發什麼浪。

溫淼淼向許雯雯迎過去,她見到溫淼淼,停住點頭,“溫經理。”

“這些天,我怎麼冇見你。”溫淼淼疑惑的問。

許雯雯回著說,“跟辛經理統計爬樓,對不起溫經理,工作量太大,三天時間我冇搞定,還需要幾天,我的腿好像不是我的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