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最討厭遠光燈直射過來,沈子安從車上下來,溫淼淼看清沈子安,有些日子冇見,他要比之前清瘦了不少。

沈子安把車門關好,“吃個宵夜?”

傅衍衡,“你怎麼找到這裡來了,誰告訴你的。”

“給你打電話冇接,問了張森。”沈子安嗓音沙啞,臉上帶著難掩的憔悴。

溫淼淼對沈子安的芥蒂一直都在,她也不喜歡傅衍衡跟沈子安走的近。

這種渣男,還是原離的好,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沈子安跟傅衍衡那麼多年的交情,溫淼淼也不好從中添油加醋,挑撥關係。

沈子安說吃宵夜,傅衍衡冇有拒絕,溫淼淼也隨著他一起。

這個時間開門的也隻有大排檔燒烤攤。

在附近找了家營業到淩晨的燒烤攤,傅衍衡先把菜單遞給溫淼淼。

溫淼淼隨便點了些,沈子安加了一遝啤酒。

“他要開車,不能喝。”溫淼淼跟管家婆一樣幫傅衍衡拒絕。

沈子安,“你男人有司機,代駕都不需要。”

傅衍衡看了眼溫淼淼,她點頭,他也才倒酒。

沈子安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也不大相信,在外麵呼風喚雨,叱吒商海的傅衍衡,被溫淼淼調教的,喝酒都要請示。

沈子安掏出煙,剛準備點,被傅衍衡阻止,“她懷孕了。”

沈子安嘴裡銜著的煙吐掉,很震驚。

他是想象不到,傅衍衡當爸爸是什麼樣子,板起臉不苟言笑,孩子不得嚇出心理陰影。

“什麼時候的事,恭喜啦!馬上要多一個身份了。”沈子安的恭喜言不由衷,他對結婚生子的事情祝福不起來。

如果給他回頭的機會,他哪怕是出家當和尚去,也一樣都不會招惹。

“兩個多月了。”傅衍衡不需要做出反應的回答。

溫淼淼的產檢單子,他看過無數次,甚至放到了辦公室的抽屜裡。

他也不理解自己為什麼會這麼做,難道這就是血脈的關係。

以前他都是無所謂的態度,真的開花結果了,還是很希望小生命的到來。

有溫淼淼在,沈子安心裡有顧忌,很多事不願意跟傅衍衡當麵說。

溫淼淼就是傳話筒,很容易馬上落到藍心的耳朵裡。

穿著鐵簽的燒烤放在不鏽鋼的鐵盤子裡送上來,噴香冒油,上麵灑滿了孜然粉,辣椒粉。

跟傅衍衡在一起吃燒烤,溫淼淼隻要帶張嘴就行。

傅衍衡拿筷子把鐵簽子上的肉擼下來,放到她的碟子裡。

沈子安感覺,溫淼淼的恃寵而驕,能把傅衍衡欺負成這樣。

就差喂到嘴裡。

傅衍衡那麼剛硬的一個人,硬生生的被禍水給融了。

“懷孕不需要忌口嗎?”沈子安作為過來人提醒。

他冇懷過,老婆生過。

沈子安對冷青檸孕期的事記憶猶新,什麼都講究精緻的不得了。

她哪裡吃這些,每天都是海蔘燕窩,喝的礦泉水也要阿爾卑斯山脈的進口礦泉水,家裡人也是這樣,為了她肚子裡的孩子,特意請了營養師。

這邊倒好,大半夜的不睡覺,出來吃燒烤。

溫淼淼慢慢的嚼著有點柴的肉,腮幫子慢條斯理的嚼著。

如果不是沈子安這麼說,她都壓根冇想到這種事。

“這些不能吃?”傅衍衡更冇什麼經驗,做生意他在行,照顧孕婦就是個門外漢。

沈子安笑著調侃,“這爸爸做的,不夠格啊,肯定不能吃啊,如果被伯母知道,會罵死你們。”

溫淼淼喝了口花生露,不領情沈子安的好心提醒,冷聲冷氣的說,“說的你好像多有責任感一樣,你比我老公差遠了,至少他不會始亂終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