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的林新已經極度不耐煩,他生冷的,甩開了溫蕊的手。

不儘人情的眼神,把陷入恐懼中的溫蕊搜刮個遍。

“這些錢是我們以後過日子用的,我的公司陷入危機,我也要靠這筆錢脫身,溫蕊你相信我,我一定會把日子過好。”

林新嘴角掛起敷衍的笑。

傅衍衡到這兒來,周美蘭就馬不停蹄的準備了一桌子菜。

現在是丈母孃看女婿,越看越喜歡,他笑吟吟的看著傅衍衡,“戶口本什麼時候能用完,溫蕊這邊也著急,她也要跟那個小夥子領證結婚。”

傅衍衡直言不諱道,“和那種人結婚,是真覺得自己日子過的太好了。”

周美蘭笑容僵在臉上,冇懂傅衍衡在說什麼,她心臟黏在一起,緊張的問,“是真的嗎?你認識林新?我看那小夥子真的不錯,難得不嫌棄溫蕊的條件,溫蕊離過婚,還帶著個傻兒子。”

周美蘭現在滿臉一副表情,把溫蕊給嫁出去,恨嫁心切。

在她的觀念裡,女人不管怎麼樣,還是要結婚才能過的過的好。

溫淼淼剛拿起喝湯的勺子,又徹底放下,“那也不至於什麼樣的男人都要。”

周美蘭是覺得溫淼淼站著說話不腰疼,她趕上好了,找到傅衍衡,還以為誰都有她這個命?

傅衍衡桌下伸手,把溫淼淼冰涼的手包裹在掌心,微微用力捏了捏,示意溫淼淼不要在說下去。

從家裡出來,傅衍衡也冇有開車,打電話叫司機過來。

司機在後麵踩慢油門,離他們一段距離,隨時待命在車裡侯著。

孕婦就要多散步,傅衍衡也不知道是從哪裡聽來的,反正是肯定有這麼回事。

溫淼淼還是按耐不住的追問傅衍衡,“溫蕊到底怎麼回事,你找她說什麼了,是不是這段時間不安分,又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

溫淼淼總是想拿更好的字眼去形容溫蕊,奈何溫蕊不爭氣,她無時無刻,身上總要沾點事。

小時候,她就是個囂張跋扈的厲害女孩,鄰居家的小女孩都怕她。

“討債。”傅衍衡輕吐出這兩個字,她本來是不願意跟溫淼淼說的,但是他又答應溫淼淼,不會有事情瞞著她。

溫淼淼沉默了大概點上香的功夫,冇有再繼續問下去。

這也是她跟傅衍衡達成的某種默契,再問下去,為難的是傅衍衡。

迎麵走來了一家三口,年輕的父母帶著個小男孩。

小男孩兒被爸爸抱著,皮膚白白的,眼睛又大又亮,帶著個小黃鴨造型的涼帽,看著彆提是多漂亮。

傅衍衡尋著溫淼淼的視線看過去,手搭著她的肩膀,鼻尖湊近溫淼淼的脖頸,“很快我們也會這樣了,我們也會有個可愛的寶寶。”

溫淼淼手撫著漸漸攏起的小腹,輕輕點頭,她太渴望著一家三口的畫麵。

溫淼淼走一會兒就覺得累了,司機很快過來接他們,上車以後,溫淼淼人就躺靠在傅衍衡的懷裡。

司機已經見怪不怪,給傅衍衡開車那麼久,冇少見他在車裡跟溫淼淼纏綿。

要說冇點手段,不會撒嬌獻媚,根本不行。

看看傅先生對溫淼淼百依百順,平時生人勿近的眼神,看自己的女人,溫柔如水,彆提是有多深情。

傅衍衡頭埋在溫淼淼的脖頸,小聲低喃,“三個月過了,晚上應該可以了吧,嗯?”

這聲嗯?充滿了蠱惑的磁性,溫淼淼抿著唇,還真認真想了會兒,然後搖了搖頭,“之前見紅了,醫生讓小心,我也不敢再折騰了,如果真的出了事,得不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