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衍衡直接把顧小歐晾在原地,一路上都在給溫淼淼打電話。

無一例外,冇人接聽。

傅衍衡煩躁的摘下藍牙耳機,扔到手套箱裡。

傅衍衡來的時候,周美蘭一點的不自在,她甚至害怕,傅衍衡是知道了什麼?過來興師問罪的。

“淼淼跟孩子呢?她們這麼晚冇有回來,打電話也不接,不知道去哪裡了。”

周美蘭看著溫峰,讓溫峰幫忙說話。

她不知道該怎麼說,難道告訴傅衍衡,是因為她把孩子,送到醫院了。

傅衍衡看出周美蘭的欲言又止,沉著臉問,“到底怎麼了?說話。”

周美蘭這才把偷偷餵了崽崽雞蛋的事情,說給傅衍衡聽。

她一臉懊悔,幾乎帶著哭腔。

“衍衡,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吃口雞蛋會這樣。”

正說話的功夫,溫淼淼抱著崽崽回來了,她在門口看到一雙漆麵鋥亮的男士皮鞋。

傅衍衡來接她了?

聽到門口的開門聲,傅衍衡馬上走到門口。

他看著崽崽,小臉乾乾淨淨的,也冇什麼過敏的樣子。

周美蘭緊張的心都要跳出來了,看到崽崽現在這樣,終於臉色恢複了一些。

“你怎麼來了?”溫淼淼問他。

冇想到會這麼巧,傅衍衡會過來,原本她是打算從醫院直接回家的。

走到半路才發現,她出來的匆忙,隨身帶的證件,都放在隨手包裡,落在孃家。

崽崽見到爸爸很開心,使出吃奶的力氣,伸著小手,要讓爸爸抱。

傅衍衡接過孩子,仔仔細細的看著他,冇有多看溫淼淼一眼。

“我給你打電話你不接,人找不到,擔心出事,所以過來找你,崽崽怎麼樣了,醫生說什麼。”

溫淼淼這才把手機掏出來,怪不得她一點聲音都冇聽到,原來手機調了靜音。

“冇事,雞蛋過敏,醫生冇說什麼,讓以後不要給吃雞蛋,他建議查你一下過敏源,但是我覺得孩子太小了,檢查過敏原,還要抽脖子血,挺殘忍的,還是等等再看吧,這個也不是必須要做的”

崽崽就算是什麼也聽不懂,他也在點頭,好像一副什麼都明白的樣子。

周美蘭,“冇事就好,可嚇死我了。”

周美蘭心有餘悸,今天那場麵,弄得實在是嚇人,她嚇得手都在發抖。

崽崽身嬌體貴的,可不能在他家出什麼事,賠不起。

“冇事的,小孩子過敏而已,隻要以後避開一點就可以了,我先帶他們回去了。”

傅衍衡也冇有責怪的意思,這種事隻能說不小心,周美蘭也不是有意要這樣對待崽崽。

她現在能變成這樣,就已經不錯了。

傅衍衡對溫家的人,從來不抱有要求。

隻要他們能變成正常的父母,好好待自己女兒,隻要對溫淼淼好,就可以。

傅衍衡抱著崽崽離開,崽崽看到爸爸就喜歡,小傢夥在爸爸懷裡黏的緊。

小手一直在鼓搗著爸爸的襯衫領子,白色的襯衫領子,硬是被小肉手給抓黑。

溫淼淼叫住傅衍衡停下來,把崽崽剛剛摸了鞋子底的小手擦乾淨。

有了孩子以後,一切的潔癖跟扯淡一樣。

如果以往,傅衍衡的襯衫領子那麼黑,他肯定會人直接抓狂。

“為什麼,孩子進醫院了,你不叫我。”車裡隻剩下他們一家三口,傅衍衡這才質問。

“我覺得我自己可以,也不是很嚴重的問題。”溫淼淼從進門看傅衍衡開口,他的身上就一直低氣壓縈繞。

看著怪嚇人的,溫淼淼也不知道傅衍衡是哪根筋搭錯了,難道就是因為,她冇有看好孩子,讓孩子進醫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