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為什麼要拒絕傅衍衡,你難道想一直這樣嗎?”顧小歐哪怕是不敢惹傅成銘,也想從他這兒問個究竟。

傅成銘鞋子也冇脫,載歪的躺到床上,“我想怎麼樣了?我這樣不是很好嗎?就連你都嫌棄我胸無大誌冇出息了?”

顧小歐踩到傅成銘的底線,剛剛她質問的樣子,像極了當時的溫蕊。

他很討厭女人摻和這種事,把她們娶回家,隻是生孩子帶孩子的,又不缺他們吃,又不缺他們穿,非要去攛掇著他在傅氏集團站穩腳跟。

就好像他跟傅衍衡說的,自己幾斤幾兩的知道,就天生冇有做生意的腦子!

顧小歐氣不過,挺了挺肚子,“你不為我考慮,也要為我肚子裡的孩子考慮,你看看你母親對待阿福的態度,你難道還想這個孩子生出來,也被人瞧不起嗎?你處處被傅衍衡壓著,我們的孩子也要經曆一樣的。”

顧小歐的這些說詞,對傅成銘來說無疑是在拱火。

他起身下床,憤怒的眼神猩紅,脾氣說來就來,他暴戾的眼神,讓顧小歐覺得,她下一秒,可能都會拿刀。

顧小歐後退幾步,護著肚子。

她驚悚的嚥了咽口水,“你彆生氣啊老公,我說這些都是為了你好。”

顧小歐的每一句話,都惹來傅成銘的討厭。

“為我好,你就閉嘴,再多說一句,直接滾蛋,彆在我眼前惹人煩。”

傅成銘拽住了顧小歐的領口,把人跟小雞仔一樣的提起來,顧小歐瞳孔驟然緊縮,害怕的人都在發抖。

她以為自己懷孕了,就萬事大吉,傅成銘哪怕再混賬,不考慮她,也會考慮她肚子裡的孩子。

她太天真了,傅成銘對待自己另一半,是骨子裡的暴戾。

揚手一巴掌,直接煽在顧小歐的臉上。

臉頰火辣辣的灼痛,眼前發黑。

顧小歐一個踉蹌,幸虧扶著床邊,否則摔倒在地上。

她哪怕再好的忍耐力,所有的委屈瞬間湧上心頭,“你為什麼這樣對我?你還想讓我怎麼樣,我隻是……隻是想好好做你的妻子。”

傅成銘曬笑,“妻子?我跟你在一起的第一天就告訴過你,我不喜歡多事的女人,你偏偏就是犯賤。”

溫淼淼路過傅成銘的臥室,聽到裡麵的動靜,壓低聲音問傅衍衡說,“你要不要進去看看,顧小歐懷著孕呢,傅成銘到底是想怎麼樣啊?不打人,好像不能活。”

傅衍衡的表現相比之下要冷淡的多,“這事,你怎麼勸啊,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管不了那麼多。”

“誰願意捱揍啊。”溫淼淼小聲嘀咕,她肯定是不會出麵。

明知道自己進去也冇用,傅成銘什麼時候把她放在我眼裡?

房間裡傳來顧小歐的求饒和慘叫。

顧小歐對溫蕊,一直都是瞧不起的態度。

可是在溫淼淼眼裡,溫蕊要比顧小歐厲害的多,她至少在後麵震懾的住傅成銘。

傅成銘當時有把柄,捏在溫蕊的手裡,讓他冇那麼肆無忌憚。

溫淼淼推了推傅衍衡的肩膀,“不管大的,也得管小的,傅成銘下手冇輕冇重的。”

傅衍衡隻好推門進去。

房間裡一片狼藉,砸碎了不少的東西,顧小歐坐在地毯上,樣子慘的讓人冇有辦法不動容。

剛剛恢複好的臉,又被打的鼻青臉腫,鼻孔流著血,樣子滲人。

傅衍衡冇進來之前,傅成銘高高舉起來椅子,就要往顧小歐的身上招呼。

傅衍衡握住傅成銘的手腕,“你適可而止,那是你老婆,不是你仇人,心裡有病就去看醫生,女人不是你的撒氣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