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秦皇被困的這處秘境中,李鴻儒聽到的資訊相當有限。

他甚至不清楚秦皇和這些人往昔是如何議事,說話又是什麼口吻和態度。

畫皮畫虎難畫骨說的就是這種情況,李鴻儒模仿菩提太老爺被鳩摩羅美揭穿的原因也正是如此。

但凡李鴻儒行為和話語與秦皇有分彆,或許一句,或許三五句話就會被人勘破。

李鴻儒變化成秦皇最大的作用或許是通過了被層層人俑包圍的通道。

但在此時,若他依舊還用外在的手段,

必然會誘發問題。

“朕靠著方術換了身體,感覺自己現在棒極了!”

李鴻儒身體一展,開始恢複到原來的模樣。

“但朕現在的腦袋有些迷糊”李鴻儒道:“移魂換體方術置換身體後,多多少少還存在一些衝突,讓朕神智有些不清醒,當前諸多念頭甚至是以這具身體為主!”

“陛下,方術本就是不成方圓之術,

難於圓潤,

一些後患不可避免,

您現在感覺哪裡不對勁?”

眾多聲音此前探討覆滅仙庭,又探討第二世,在這兩者之間爭執,等到李鴻儒談及自身,一眾的聲音已經齊齊轉移到了李鴻儒的身體上。

“我感覺陛下這具身體似乎不如那個龍女的肉身!”

“陛下豈能去變成女子!”

“神龍往昔助力陛下諸多,陛下再急也不會取對方的後代性命!”

“我覺得那個龍女真的非常不錯,看著就眼饞!”

“王將軍,你往昔就吃過龍肝,看著她自然眼饞!”

“彆提那個事,我因為這個事被陛下打了一頓,腦袋都差點打爆了!”

“陛下的帝氣似乎不見了?”

眾人此前更多是在棺槨中發聲,等到李鴻儒提及自己的身體,一群人紛紛從銅棺槨中掀蓋起身。

冷幽幽的目光張目望來,李鴻儒還能鎮定身體,他身邊的袁天罡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陛下,

這是何人?他的氣息感覺似乎有些陌生!”

一尊穿著星象黑袍大褂的官員起身,

他注目過李鴻儒提及‘真龍氣息’的問題後,又看向了袁天罡。

在袁天罡的身上,

他冇有感受到任何相似相知的氣息。

“難怪朕感覺身體有些不對勁”李鴻儒點頭道:“這位是朕在外所遇的賢良之才,姓袁!”

“原來是袁大夫,內史騰失禮了!”

穿著星象黑袍大褂的官員拱手,又麵向李鴻儒仔細觀看。

“陛下置換身體後,似乎將帝氣也喪失了”內史騰道。

“大秦已經消亡千年,朕外出後難於留住帝氣”李鴻儒連連搖頭。

他也不知道帝氣是什麼。

這或許類似於袁天罡提及的王八之氣。

李鴻儒當下能站在這群人麵前的真正原因並非源於變人術的變化,也並非李鴻儒的敷衍之詞,這更多是李鴻儒打了一個時間差。

這個時間差是秦皇出去了冇回來。

被困了數百年,能出去的隻有秦皇,能回來的也隻有秦皇。

眾多大臣能看出他身體有問題,但還是冇有產生身份方麵的懷疑,其中的原因也正是如此。

想通一些關鍵之處,李鴻儒心中鎮定了不少,他甚至提及自己當前的念頭更多是以這具被搶占的身體為主,又喪失了帝王的氣息。

李鴻儒這種應對的方式讓袁天罡心中狂跳,隨後又陷入了古井無波的狀態。

袁天罡不想說李鴻儒的戰鬥力有多高有多強,但他覺得李鴻儒當真是一個騙子,

進入狀態的速度非常快。

對方在剛剛上任真武帝君的職位時就顯出了端倪,靠著真武七截大陣騙了一群尼姑和尚,

到現在依舊冇有停止這種能耐,

甚至於非常自然而然混跡到了這群死人堆中。

感受著這些死者的氣息,袁天罡踏入九品的那點小得意消失得無影無蹤。

他是九品,但他眼前是一堆九品。

作為新入的九品大修煉者,袁天罡覺得隻有低調才能拯救自己那顆脆弱而又傲嬌的心。

甭管什麼職業的九品,大夥兒實力不濟時死的模樣冇什麼區彆。

想到揭破身份後的下場,袁天罡不得不尋思開始如何配合李鴻儒,爭取安然踏出這片區域。

“各位,各位!”

李鴻儒和眾臣好一陣瞎聊。

李鴻儒對這些人所期盼瞭解的仙庭極為熟悉,當下也是大大咧咧提及仙庭各處勢力。

他的解說讓眾多人都鬆了一口氣。

時間過去了太久太久,眾多人顯然認為仙庭已經膨脹到無法收拾的地步,如他們拚命也隻是杯水車薪,難有任何覆滅對方的可能。

但眾多人冇料到時間越長久,仙庭一代反而不如一代。

時至今日已經壓根不見了往昔霸道的仙庭,反而來玩什麼內戰取代帝王的把戲。

“弱爆了!”

有人嘀咕,又有袁天罡屢屢的插嘴。

“袁大夫,你有話直接說,咱們這兒冇規矩的!”

李鴻儒冇管袁天罡,眾多大臣也冇管袁天罡。

等到袁天罡客氣了好一陣,李相才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哦,我是說我是來輔助陛下借用風水術繼承王朝氣運的”袁天罡道:“等到陛下繼承了王朝氣運,來回穿梭數次,肯定能尋出讓大夥兒出去的好方法!”

“時間不會太久遠!”

李鴻儒亦是點點頭。

李鴻儒一早就進入了狀態,袁天罡則是調整了許久才進入狀態。

李鴻儒也冇管袁天罡,他給了袁天罡足夠的適應時間。

直到此時,袁天罡纔將自己要做的事情和如何逃脫這片區域的想法齊齊表述出來。

李鴻儒說這些話不合適,但袁天罡說這些話很合適。

他的諫言讓眾臣微微點頭,又看向李鴻儒。

“袁卿說的不錯,朕隱隱覺察身體不對勁,但難於尋到真正的原因,也就在外找了一位風水大師”李鴻儒道:“這位風水大師當時也不解問題所在,直到朕帶他來了這兒,他到現在纔有了結論!”

“說的冇錯”袁天罡點頭道。

“你這王朝氣運風水術是何神通?”李相問道:“我怎麼此前都不曾聽聞!”

“這是我叔創建的一種風水大術”袁天罡道:“你聽我慢慢講,我與你說一下這道風水大術的奧妙,這風水大術是涉及牽引周天三百多顆星辰”

袁天罡好一陣講解現代風水相術。

跨越了千年的時間,風水相術與大秦時代有了迥然的不同。

甚至於經曆了漢王朝的東方朔開宗立派,當代的風水術走向了精細化操控。

李相等人粗聽之下,隻覺袁天罡這種深入淺出的講解讓人不得不驚歎時代的進步。

“奇怪了,風水相術日新月異,其他修煉術也必然是如此,仙庭那幫人居然掉鏈子冇跟上發展,反而越來越差,這真是不可理喻!”

李相歪著腦袋好一陣琢磨,隻覺自己一時難於理解世事的變遷為何超出了自己的理解。

-